想象里会有一个翩翩的你从繁华的尘烟中走来

佛曰: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,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一场相遇,我未曾相信过这古老的传说,可是有多少缘分是在迷失里找寻到?前世怎样的遇见才是来生永恒的守候。

那一世,我静等花期,我在一株桃红下观望,想象里会有一个翩翩的你从繁华的尘烟中走来,我如此焦灼的目光,可是依旧没有等到你轮回的脚步,我想是我在不经意间错过了你的身影,我坚信,你曾经来过这里,只是我的不经意把你错过了,或许此生无缘吧。

那一世我翻阅了经阁里所有的经卷,只愿能寻觅到关于你的气息,可是落尘的经文里我只读到了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的感慨,我收回了凝滞的目光,在青灯下遐想,手中撵着佛珠,不曾想这珠绳在不经意间断开,佛珠散落一地,我想是你该来了吧,不曾遇见,你来的方向依旧是那样寂静无声。

那一世,我曾在乌篷船头,撑一枝油纸伞,在江南的烟雨里轻听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”,看雨水在伞尖凝聚,一滴滴的滑落在地,佛曰: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,或许是你我修行未到,今生还是无法相遇。没有你,这满眼水泽的光亮,再美又有何用,古寺在烟雨的朦胧里若隐若现,而你却不知在哪一个灯火阑珊处。

那一世,我是一株桃红,生命虽短,可我也是用力的绽放,一面繁华的尘烟,一面熟悉的凝望着的路人,他在等待谁的到来,眼神中得坚定还带有几分焦灼,他把谁遗忘了吗?还是谁将他遗忘了?在我香陨的那一天,他还在执着的凝望,我想那么多的路人,难道就没有你想要的那个?

那一世,我是一盏青灯,在古寺的暗夜里长明,我照亮着一卷卷古老的经文,我不懂时间的离愁,却看到翻阅经书的人泪流两行,在他佛珠散落一地的时候,他没有焦急的去捡那一颗颗佛珠,而是翘首而望,似乎在等着一场宿命的降临。

那一世,我在姑苏城外的柔波里,看到一条乌篷船,船头一位书生,手持油纸伞,船慢慢靠岸,独自一人,身影尽是如此的悲凉,原来世间尽然有如此凄凉的景致。隐秘在烟雨中的寒山寺尽是谱写了这样冷落的悲壮。

这一世,我已经习惯了等待,伫立在相思湖畔,遥望远处的佛塔,我曾想在半生的浮梦里有一个相逢,不需要灯火的照亮,你的轮廓我亦能看的到。千年的等待只为伊人相遇,然后嘴角的一抿笑意。

那一天,我走在黄泉路上,世间后的光亮渐渐的消失在身后,道旁只剩下曼陀罗后的残红,这花开千年,花落千年,花叶永不相见,是何等的哀伤,抬头望去,那不就是一直在身边的人吗?曾经在桃红下凝足等待,在古寺中翘首以盼,在乌篷船上苦苦凝望的人吗?这一刻,他将孟婆的汤一饮而尽,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了却红尘?

此生无缘,那我就在轮回里等你!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